L' ī z

【利艾】 KING王 (考前第七章放粗)

╰吃着炫迈甩节操+节操已是变态╰★:

咳……差点忘了更新。


自我感觉甜甜的,目测高能不远。


occ  bug   以疯……


等我期末完了再战!


顺便一提!《暗恋》和《KING》下周暂时停更。考完试如果不在上课当天立马更新!原谅我!!!QWQQQQQQQ让我缓一缓最近occ的羞辱情绪还有又想挖坑的作死行动……������


【控制一下想在挖一坑的冲动。】




“欧呀~欧呀~可爱的小孩子逃跑了。”


韩吉看着向她这个方向跑来的孩子和后面哄哄乱乱的人群。孩子从她身边跑过,留下一阵扶发清风。


她淡淡的一笑,看着冲在最前面追逐少年的一个中年男人,随手撇出去一个东西。那男人便在惊叫声中倒下,身后那些来不及停下来的猪蝼们随之被那人倒下的身体绊倒,不算宽阔的通道就这样被人群堵塞。


红发女人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转身离去。 被压的半死的男人无力的呻吟,他的大腿骨扎着一枚随着他的身体颤抖的银刀,那正是利威尔刚刚对着韩吉扔去差点要了女人命的刀。


这边, 利威尔有目的的走在巷子里,他听到不远处传来喘息的声音。


就在一个木箱里,上面盖着厚厚的毡布。他抓住一角掀开,便看见了刚刚在被拍卖的男孩。男孩面目潮红,大口的喘着气,金色的眼睛半眯无力的瞪着他。利威尔抱起他,摸了摸他滚烫的额头,将自己的外套索性脱掉将男孩裹了起来。低声说了句 “嘛,还不赖。”


漆黑的巷子恢复了往日的毫无生气的宁静,没有人知道这里有个人救起了王都的皇子,也没有人预知到皇子最后的消失和救起皇子的那个人最后怎样了……


…………


夜空中闪烁着繁星,夜莺在林间吟唱,萤火虫飞舞在草丛里……


这些都没有,


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城市,有的只是绝望和黑暗。


但,也会有被死神遗忘的点点橙黄色的温暖灯光。


这是男人和他朋友们共同的住所,一个破旧的摇摇欲坠公寓楼,有着残损的墙壁,破碎的门窗,和迎风轻拂的破旧床帘。


炉灶勉强的工作着,残喘的火力努力煮沸了药锅里的药材。


少年躺在不远处的床上,盖着两三层薄被面色还是有些苍白但烧已经退了。


“嗯……”小声的轻哼,他疲惫的睁开眼睛,小心的环视周围陌生的环境,随后蹭的坐起身向墙角缩去。


床前坐着个男的!


艾伦害怕的不敢出声。那男人坐在木凳上,用手支着脑袋,额前黑色的碎发遮住了他闭着的眼睛。他安静的睡着,在他胳膊的旁边放着一个边有些残缺的瓷碗。 艾伦试探的爬了过去,闻到了一股难闻的药味,突然间才反应过来嘴里也有着苦涩的味道。难受的舔了舔嘴唇咽了几口唾沫缓解苦涩的味道。随后凑近眼前熟睡的男人。


‘醒了呀。’


利威尔半睁着眼睛对上了男孩惊奇瞪大的金瞳。


“啊啊啊!!!你!!!”


男孩转身向迅速爬回墙角,虎视眈眈的紧盯男人的一举一动,就像利威尔对他一做出什么事他就和利威尔最差同归于尽。


‘醒了就把药喝了。’


利威尔爬上床,自顾自的用手直接扶上艾伦的额头,艾伦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便收回手又扶上自己的额头。


‘啊,烧退了,把剩下的药也喝了就好的差不多了。’然后他离开床铺,用抹布抱住药罐的把手,将煮好的药倒进碗里端给艾伦。


艾伦犹豫的看着碗里咖色的散发苦涩味道的药液迟迟没有接过它。


‘小鬼,你是担心这里有毒吗?’


利威尔俯视着缩在角落的男孩,随即给自己灌下一口药汤咽了下去。


‘这回好了吧。’


将碗重新递给艾伦,艾伦接过它,大大的眼睛望着男人,还是没有喝下汤药。 利威尔看着这只警惕他的小兽哭笑不得。


‘你想确定有没有毒已经确定了,那现在你是不会吃东西还是想让我再用嘴喂你?’


艾伦的脸腾一下红了,有些纠结的大口大口的将汤药灌进胃里。喝到一半时险些吐了。利威尔接过药碗时看到的便是少年挂着眼泪的眼睛和微红的脸颊,因为喝太快一些咖色药液从嘴角流向下巴,明明很正常的画面配上男孩本身的秀气的相貌看上去如此色情。


“好苦……”


男孩皱褶眉头抱怨。


‘良药苦口。’


将一碗清水递给男孩示意他漱口,利威尔在水槽清理着药锅和药碗。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


艾伦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对着利威尔的背影笑了笑。


‘不用谢。’利威尔答到。


转身用毛巾擦了擦手,来到床前取下旁边的几挞报纸铺在地上。


‘里维,我的名字。’


“里维……哥哥?”艾伦疑惑的看着利威尔铺报纸。“你这是要做什么?”


‘睡觉。’利威尔将报纸铺平后躺了下来。 艾伦从床上跳下来。抓住了利威尔的衣角。


“地上很冷的,里维哥哥和我一起睡床吧。”改为拉住利威尔的手,将他往床上拽。


‘床不大,你自己睡吧。’利威尔将手抽回来。艾伦失望的蹲在利威尔身边僵持了十分钟。 ‘啊啊。小鬼就是小鬼。’


一起躺在床上稍微有些拥挤,利威尔侧身给艾伦尽量大的位置睡觉。艾伦却不停的往他怀里挤,还坏笑的看着利威尔。利威尔深感无奈。 “里维哥哥~我叫艾伦耶格尔。叫我艾伦就好。”艾伦抬头看着天花板傻笑。利威尔却用手指弹了他一个脑瓜蹦。艾伦吃痛的捂着头。 ‘小鬼,耶格尔是国姓,不要瞎说。’


“我没有” 艾伦委屈着揉着脑袋。 “我说的是实话,我就是艾伦耶格尔,我是皇子。”男孩坚定的看着利威尔。


利威尔愣了一下,随后使劲揉了揉艾伦栗色的软发。 ‘行啦,小鬼就该有个小鬼的样子,睡觉。’


“里维哥哥!我会报答你的,我要娶你做皇妃!”男孩抓住利威尔的手语气郑重的说到。 ‘臭小鬼!第一我是男的不是女的!第二我是阿尔法不是欧米茄或贝塔。你怎么娶我!’好气好笑的拍着艾伦的脑袋,利威尔觉得自己真是醉了,这小鬼让他失去了往日听别人唠叨的不耐烦,让他一点气都生不出来。


艾伦失落的卧进利威尔的怀里,当利威尔以为终于可以安静的睡觉的时候艾伦猛地抬头,金色的眼睛在屋外月光的照射下闪着光芒。“里维哥哥以后娶我吧!”


‘…咳!……哦…好吧。随你。’看到这样的艾伦利威尔应付的同意了。没有在说出什么打击男孩的话,比如……他有可能是阿尔法或者如果男孩真的是耶格尔血统,那他就更不可能是贝塔或欧米茄。他骨子里继承的是王族不变的阿尔法血统。 男阿尔法和男阿尔法怎么可能在一起,天生的排斥,就算在一起也不能长久,又不是男阿尔法和女阿尔法。和在说一个小孩子,只不过是天真的说着玩玩。


艾伦得到满意的答案后爬起来轻轻啄了一下利威尔的唇,随后一股脑的钻进利威尔怀里,搂着他的腰。小声的说到“约定好了。里维哥哥一!定!要在我成年的时候娶我。一定……呼……” 就这样男孩抱着他进入梦乡,留着他还在晃神。


‘啊,约定好了。艾伦……耶格尔。’

甜雨雲:

エネの电脳纪行

不是用自己喜欢什么,而是用自己讨厌什么来诉说自己吧!!主人!!


ENE cn:乐仔

PHX:胖叔


总算是圆满了自己想出小ENE的心愿啊~

ENE一直都是我在阳炎里最喜欢的角色,从一开始在伸太郎的电脑里捣乱的时候就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QVQ那种活泼阳光的性格真的很吸引人。再后来知道了ENE的前生榎本贵音的故事以后有很心疼她,经历了那么多都笑着走到现在的她实在是让我再次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这个角色。

因为后期不是很好所以没有弄出想象中电脑病毒的感觉,因为是第一次私影所以动作表情也不是很到位呢TUT~

希望能再有机会出一次小ENE~一定要比这次出的更好w~


尒清新的攝影师:

这年头不就是相爱相杀嘛?

好吧!

《全职猎人》

西索;@天天_Free-Z

玛奇:@_乙悠君_

+基督山島+:

Fate/EXTRA

我が才を见よ!万雷の喝彩を闻け!

インペリウムの誉れを此処に!咲き夸る华の如く!

开け!黄金の剧场よ!!

Nero Claudius Caesar Augustus Germanicus/saber:非言

photo:35Ryo

staff:小奋、丰川翰林

顾朝生:

                                                    小樱回忆篇

                                                   小樱 CN  大J

                                                  photo by 小镜

初代萌神是一直在一点点圆满的角色。小樱的笑容非常治愈。早期的片子,并不太满意。放一张证明自己出过而已。

【赤黄】私が望む未来

红叶恋歌:

看题目就知道,我赤司病又犯了。不是俺也不是僕,是私。OOC严重。


 


 


“要走了吗?”少女对少年微笑,夕阳下的瞳孔是那样的沉静。


少年跨上了即将前行的列车,列车渐渐地启动,少年突然猛地打开车窗探出头,迎上一阵疾驰的风。看不到站台,更看不到少女。


“我想,假使亿万年后,宇宙中的尘埃再次组成了我们,然后,我们相遇了,我还是会爱上你吧。”


再见了,过去的小赤司。


 


“辛苦了,真是一场美妙的表演。”经纪人向黄濑走过去。“不过,黄濑君,你擅自更改了台词。”擅自更改了台词,却得到了导演的认可。至少在那一刻,修次君与黄濑凉太是共存的。


这是一个关于说谎少年与完美少女的故事。树里在某天不告而别,修次没有勇气去找她,甚至不敢在心中质问树里的离开。他只是在站台等待,树里突然回来了,日子又恢复了从前。直到某天,修次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与妄想中的树里生活在一起。少年最终下定决心告别妄想树里,去寻找真正的树里。不管结果怎样,少年启程了。


“或许,我只是想请修次君替我说出自己的心意。”黄濑用纸巾擦拭眼睛,眼中的光芒一点点沉淀为深沉的色调。“对于我,这是最美好的谢幕演出。”


“你不会后悔?”一路看着黄濑成长的幸子深知黄濑倔强的根性,她仍然问了一句。


“已经过了随心所欲的年纪,却想要做随心所欲的事情,这就是我的任性吧。”黄濑起身,郑重地向幸子深鞠躬,感谢这些年的关照。


“你还很年轻,急流勇退也并非是坏事。只是,人生不能总是任性。”幸子一直把黄濑当做弟弟,对于黄濑的选择,她有些不舍,更多是惋惜。


接下来的日程安排得相当紧密。电影的宣传,首映式,还有复出一年的黄濑凉太再度隐退。见证了那样的精湛的表演,黄濑凉太的隐退也成为了票房的话题。


隐退记者会召开后,黄濑低调离开现场。与六年前不同,身上不再是沉重与压抑。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与此同时,赤司征十郎在律师面前签下字。目光坚定地看向自己的父亲。男人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看不出愤怒,仿佛隐约有一丝痛楚。


赤司征十郎放弃赤司家族的所有财产继承权。


原本是要挟的筹码,现在反倒成为解开枷锁的利器。


在场的亲族们或是叹息或是窃笑。似乎试图在征十郎的眼中找到一丝失落。显然,失望的是他们,征十郎俨然像赌注获胜的赢家,眉宇间浮现出游刃有余的笑容。


赤司征十郎依旧是统领赤司财阀的总帅,只是他创造的财富不会属于他。这就是他付出的代价。


战斗远远没有结束,只是他不再是一个人。


 


“欢迎回家。”黄濑对赤司张开双臂。两人交换了亲吻。接着,赤司松开领带,靠在沙发上。黄濑在他臂弯里选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埋进去。


电视里正放着黄濑凉太的隐退新闻,赤司看着电视里的黄濑,又看了看身边的黄濑。真实的温度是那样令人安心。仿佛确认一般,赤司的手指略带力度地抚摸黄濑的脊背。黄濑贴着赤司的胸口,感受着他的心跳。


如果人生仅有百年,就请让这百年之恋燃烧尽我的余生。


赤司没有过去的记忆,黄濑却愿意与这样的他重新开始。


“凉太,今后想做什么?”赤司贴近黄濑的耳朵轻声问,并且自然而然落下一个吻。


“我想再去读书。”黄濑抬起脸,看着赤司的眼睛。


“凉太确实有绘画天赋,想去继续深造吗?”赤司伸手去抚摸黄濑的脸颊,黄濑冲他眨了眨眼睛,握住赤司的手指,然后,扣紧手指。


“我想去学金融。”


“哦?”赤司并没有表情出意外,大概是在空白的时间里已经对名为黄濑凉太的人所带来的意外习以为常。手指交缠之际,手指与手掌传递着一种契合感,犹如看不见的命运的红线,寻不到痕迹,却清晰如同心跳。


“其实啊,我在大学的时候选修过金融。”黄濑的声音很小,他很快意识到不该触及什么,赤司也不等他解释或岔开话题,骤然握紧他的手指,又放开,再掰开来,亲吻每一根手指。


似乎有些嫉妒过去的自己,凉太一直在为他默默努力。又情不自禁高兴,凉太愿意与现在的自己并肩前行。


“将来我去当你的秘书怎么样?”黄濑充满期待地问,眼睛闪亮闪亮的。


“首先要经过面试。”赤司故意逗他,一本正脸答道。


“我一定会以优秀的成绩通过选拔。总帅大人。”自信一如舞台中央耀眼的黄濑凉太。


“是,是。凉太是想做就能做到的孩子。”赤司笑着说。


黄濑瞪大了眼睛,眼角又自然弯出一个会心的笑容,他最后放弃了语言,抬起手臂紧紧地环抱住赤司。


“没关系的,你是想说他说过同样的话吧。”


赤司曾经嫉妒着过去的自己,心中仿佛有一把炭火在炽烈地燃烧,现在这把火因为黄濑呼吸的起伏变得安定,依旧燃烧着,因为爱开始闪烁光芒。赤司闭上眼睛。


“呐,小赤司,想去看一场电影吗?”黄濑蹭了蹭赤司肩膀。


“在这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赤司睁开眼睛,抽出双手,捧起黄濑的脸。“我想去见你的家人。”


“小赤司,我的家人与我们……”


赤司将一根手指抵在黄濑的唇间,轻轻压下去,指腹摩挲着柔软的唇瓣。


“我不是去求得你的家人的原谅。我只是想向他们陈述我们将永远在一起这个事实。”


赤司看着黄濑,等待着他的回答。黄濑垂下眼帘。赤司离开沙发,朝阳台走去。身体对温暖流失而下降的温度异常敏感。他需要给凉太一点时间,为了今后能更紧密地连结。


“小赤司,明天有空吗?”


黄濑的回应却没让他等多久。


这一夜,两人各怀心事。睡得并不安稳。


 


赤司在正式场合的仪态一向无可挑剔,但是临到出门前,赤司还在镜子前反复审视仪容。黄濑忍不住笑出声。他扯了扯了赤司严肃的扑克脸,将赤司推出门。


“今天是个好天气。”黄濑向赤司伸出手。赤司只是看着他。


“不可以牵手吗?”黄濑小心翼翼地问。


“不行。”赤司陷入了对待难题的思考模式。


“小气鬼。”黄濑这么说着,却无视了赤司的许可,直接去拉赤司的手。赤司反拉住黄濑,黄濑的身体一下沉,脸颊感受到唇的热度。


“凉太真可爱。”赤司摆出一副“多谢款待”的表情。


到底是多久没有踏进那个家门呢?黄濑不敢去细数日子。尽管脸上显得轻松,内心始终会忐忑不安。


“凉太”赤司这么呼唤他,每一个音节缓慢地渗入黄濑的心底,泛起一股勇气。


黄濑的父母等候在门口。两人没有放开手,一步一步,向前方走去。


“爸爸妈妈,这位是赤司征十郎。你们见过的,以前来过我们家的小赤司。”黄濑顿了顿,“我回来是想告诉你们,我今后想与这个人生活在一起。”既然预想了最坏的结果,黄濑开门见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黄濑的父母没有做声。


“您好,我是赤司征十郎。”赤司优雅地走向前,突然他双膝跪下,俯首在地。“非常抱歉,我擅自夺走了您儿子的人生,可是我已经决定一生都不会放开凉太的手。”


“小赤司!”黄濑惊愕地叫起来。


那个高傲的赤司征十郎,在任何阻碍面前绝不低头的赤司征十郎,竟这样恳求他的父母。”


“赤司君,请抬起你的头。“黄濑母亲开口了,“凉太自小就是坚强独立的孩子,我们不会左右他的选择。只是你,曾经抛弃了他一回。”话语中没有责任的成分,只是一个慈母对儿子的疼惜。


”不管如何,我只想和这个人在一起。“黄濑挡在赤司面前。


“我给凉太带来伤痛是很难弥补的,我不奢求原谅。今天,只是想请凉太的家人见证我对凉太的誓言,赤司征十郎不再会与黄濑凉太分开,哪怕到生命的尽头。”


 


两人回去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刚关上门,赤司就将黄濑扑倒在玄关。“好紧张,没想到人生会遇到这样紧张的时刻。”


“原来赤司大人也会变得如此紧张啊。”承受着身上的重量,黄濑不忘调笑。赤司的脑袋埋在他的肚脐位置,说话的时候感觉痒酥酥的。或许,黄濑也因为过度紧张,放松后一种奇异的疲劳感贯穿了四肢百骸。黄濑伸手去摸赤司的头发。


“凉太,你想知道真相吗?”赤司忽然问。


“不想。”黄濑回答得毫不含糊。“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很麻烦。”


与其让这个人露出负罪的表情,不如昂首向前。


“凉太,施加在赤司征十郎身上的魔法已经消失了,我可是除了你一无所有了哦。”赤司隔着衬衣舔了舔黄濑的肚子。


“那就把你余生给我吧。拿走赤司征十郎的人生,应该相当划算。”黄濑感受身体开始发热,喉咙快来抑制不住发出甘美的声音。


“假使亿万年后,宇宙中的尘埃再次组成了我们,然后,我们相遇了,我还是会爱上你吧。”


微暗的光线中,赤司的眼睛格外闪亮。


 


 


FIN


 


FT:借用晴儿的梗,赤司被深度催眠因而忘了黄濑,六年后,再次相遇,赤司又一次爱上了黄濑。算是我为了安慰自己被虐了八次的心而写的平行故事吧。谢谢晴儿借梗。


赤司病犯了,捂胸口。


 


 


 


 



S君个毛:

【火影忍者】cosplay散图

【补档】【2013】


漩涡鸣人:梵音

宇智波佐助:S君

PHX:天气君

THX:sa


地界:

Merry Christmas!

根本藏不住图本来想放暴走漫画表情当贺图的但下一秒一定会后悔

所以我就把准备好的free丢了出来!

江妹真是太美味!

哪怕拍的一点内容都没有눈_눈 

aki摄于2013-12-14浙大西溪校区